《紅衣2》吸金超越首集 兔將揭密驚嚇秘辛

Sep 19 2017

 

新銳導演程偉豪執導的續集《紅衣小女孩2》,甫上映便搶下各大影院票房冠軍,話題不斷!搶搭農曆鬼月話題,並延續臺灣本土「紅衣小女孩」的鄉野傳說及民間習俗,無論是討論度或影評皆是今年度呼聲最高的恐怖片。上映3天便破新臺幣3000萬元,不到一個月已破億元大關;不僅刷新臺灣恐怖片開片票房,更榮登2017年國片開片冠軍及「YAHOO!滿意榜」冠軍,成為2017年首部億元票房國片,氣勢當「紅」不讓!

 

 

劇情描述整日奔波處理許多個案的社工師李淑芬(楊丞琳飾),某天接獲通報到一樁虐童案件,正盤查女童母親林美華(高慧君飾)時,突然接到女兒雅婷下午失蹤於校園的消息,心急如焚的淑芬查看學校監視器後,竟發現雅婷跟著一名穿著紅衣、身影詭異的小女孩離去。循著線索,淑芬隨著救難隊在山區的廢棄醫院發現疑似雅婷的蹤影,但找回的卻是失蹤已久的廣播主持人沈怡君(許瑋甯飾)。無計可施的淑芬只好先將精神不穩定的怡君帶回家,希望能從中問到女兒的下落,沒想到帶回家的可能不只是怡君……。

 

兔將團隊延續與程偉豪導演過去在《紅衣小女孩》及《目擊者》兩片中合作的默契,在續集《紅衣小女孩2》中接下全片的特效製作。內容包含毛髮、布料等難度最高的「AA級生物類」特效,以及肢體動作等高難度問題;更一路從場景與角色設計、現場指導、特效製作與後期統籌製作,發展出一套標準作業流程。

 

《紅衣小女孩2》沿用第一集定調「魔神仔」的精怪感,在小女孩的肢體動作與狀態,以精怪類的奇怪操作表現出飛簷走壁、換位爬牆等行動。其中一幕紅衣小女孩在美華家中的場景,故事設定紅衣小女孩被屋中的五雷金布困住,而符咒產生無形的力量壓制著紅衣小女孩;要表現出小女孩被布吸回去又不停抵抗的張力,便需要透過特效CG(Computer graphics,電腦繪圖)來達到效果。兔將團隊反復研究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對應到紅衣小女孩身上的力學,如何將實景與CG結合,成為了合成師、特效總監與團隊的一大挑戰。


   現場實拍圖與動畫製作後初版

 

特效製作後劇照

 這場戲的光影也是特效的重點之一,拍攝現場主要有三盞燈光,但因劇情需要,光線需不停閃爍、忽明忽暗的影響整個場景。兔將團隊為了準確的採樣現場光源,在跟拍期間便使用FARO掃描場景,並用THETA保存燈光資訊(hdri),以確保在特效製作時能完整還原實拍現場;且為了增加畫面的詭譎程度,團隊也精心在畫面中做了假的影子去營造氣氛,亦在色溫上調冷,表現出帶有美式鬼屋的壓迫感覺。

 

除此之外,片中的幾個重要場景也都借助了特效製作來達到戲劇效果;像是瑋寧吃蟲、魔神仔和虎爺大戰、樂園濃霧,以及最後的天蛾解離等,都屬極具難度的製作鏡頭。其中的「樂園濃霧」可以說是兔將團隊花最多心力的場景之一,團隊承襲過去粉塵霧霾的特效製作經驗,先用一顆鏡頭定調霧景的濃度、速度和方向,再依此為基準調整場中其他鏡頭的霧,不僅確保了特效效果可以連戲外,也能同時讓製作時程上更有效率。

 

為了讓畫面更有真實感,兔將團隊的合成師製作了CG角色的假景深來凸顯濃霧中的空間感,團隊參考了中國霧霾的照片來詮釋霧景濃度相對於角色的呈現,擷取了人物身處濃霧中,只剩翦影或甚而不見的感覺。濃霧特效的製作難度在於如何準確的抓出正確對應的景深,而其中精巧的平衡便是需要靠合成師對畫面的熟悉度和美感來達成。

 

 片中實拍的場景

 片中特效製作後的場景

導演程偉豪曾在受訪時說,《紅衣小女孩2》的特效複雜度很高,原本以該片的特效鏡頭難度與數量,至少要花一年的時間,但兔將團隊卻不到半年完成,直接肯定了兔將團隊在制程上的效率及管理。

 

兔將非常榮幸能再次與程偉豪導演合作出另一部刷新臺灣各種影史記錄的鬼片,期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再次運用兔將的專業技術,與鬼才導演共創出另一部經典之作;還沒進戲院的你,也快點一起去體驗臺灣本土最深的恐布顫慄吧!

分享分享Share on Google+分享到QQ空间